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綠高*機會與命運

高中二年級時,高尾拿著志願表問綠間你寫好了嗎,他永遠記得那個時候綠間回答得多麼淡然直接理所當然:啊啊,早就寫好了。 「T大醫學院」。綠間的志願表上只填了第一志願,而他也確實實現了,就像他永遠不會落空的遠距離投籃。 畢業典禮結束後他們在平時分開的街口道別。掰啦,說得跟這三年間每一次確定明天會再見面的時候一樣,但他們在那之後再也沒見面了。並不是失聯,只是沒有連絡了而已。 高尾上了外縣市的體育學院,並沒有打算一輩子打籃球,而是以教練為目標,畢業順利拿到教師資格後,又到另一個縣裡的小學當體育老師,每天都被精力旺盛的小鬼頭圍繞,還算充實愉快。 只有偶爾他會想起綠間真太郎,通常是在很開心或者很難過的時候,他會不由自主想像現在他是否還會在手上纏繃帶偏執地保養指甲,想像他是否還每天收看星座占卜節目隨身攜帶幸運物品,然後因為一些奇怪的邏輯和思考方式而被人說難以理解之類的,這樣的他在T大、在醫院會交到朋友麼?聽說醫院人際關係複雜,還有人願意聽他三次的任性麼? 他偶爾也會像這樣想起自己麼?高尾知道他們本來就是因為打籃球才湊在一起的,儘管如此偶爾,真的只有偶爾,高尾會覺得高二填志願表的時候,綠間沒有和他討論就直接寫下去實在太薄情了。他一直沒有主動聯絡綠間,自己對自己是說我很忙、他也很忙、沒什麼事聯絡小真他一定會生氣之類的,但其實是有一點賭氣的感覺。 結果綠間也沒有聯絡他,就這樣一晃眼高中畢業已經十年了。 教師生涯第六年,幾乎一直很順利愉快的高尾卻出了意外,為了保護差點從樓梯上摔下來的學生,自己跌斷了左腿。醫生告訴他只要好好做復健,就不會對生活造成不便,但絕對不可能恢復以前的運動能力了,可能也沒辦法做需要用力跑或跳的運動。 他的學生圍著他的病床哭,家長也帶著許多禮物來答謝並表示歉意,校方表示會等他痊癒,但他拒絕了,不能陪孩子們跑跳的體育老師算什麼體育老師呢,他自己笑了笑,說道,我老家有開店,老爸腰不好,最近直慫恿我回去幫忙呢。 學生們一走,病房就變得安靜過份。高尾瞪著自己被吊在半空中打著厚重石膏的左腿,果然又想起了綠間真太郎。覺得這樣的自己很丟臉,為了轉移注意力而伸手翻看學生給的禮物,發現一台電子雞,那是學生說他以前生病住院時陪伴他的,高尾忍不住笑了出來,按下開機鍵,裡面已經住了隻小青蛙,用大拇指餵牠吃東西又陪牠玩,讓牠的心情圖示變成一顆笑臉太陽之後,高尾闔上眼,在一次深呼吸之後放鬆身體沉入夢鄉。 不知道睡了多久,高尾聽到皮鞋摩擦在瓷磚地上的腳步聲,以為是自己的醫生來問他狀況如何,床邊的置物櫃上點著檯燈,高尾眨了好幾次眼睛才終於適應那光芒,他本來已經準備好要跟醫生說我沒事睡得很好呢,但卻發現站在床邊的是身材高大有一頭綠色頭髮帶著眼鏡看起來就是那麼眼熟的陌生醫生。 高尾並不驚訝,恍恍惚惚間只覺得自己在做夢。 「……」 「哈哈…小真好--適合白袍呢,感覺超可靠……」 「你倒是一點也不適合病人服跟石膏啊,高尾。」 這就是他們睽違十年再會時的第一句話,平常得好像昨天才見過面。綠間伸手把高尾握在手上的電子雞拿開,兩手接觸的時間有點長,手心的溫度蒸出薄汗。 「還痛麼?」 「嗯……小真,我好想打籃球…和你一起…嗯……」 「……算了,你繼續睡,明天我會再來找你。」 高尾在再度睡著前暗暗罵了一句騙子。十年了,這個明天從來沒有到來過。 綠間離開高尾的病房,將巡房的工作交還給值班的護士,回到值日室打算小憩,但卻睡不著,只好拿出磨刀修指甲,但還是心不在焉的,沒磨幾下就開始發呆。回到值日室的護士還以為綠間醫生在思考很嚴重的問題,小心翼翼地不發出任何聲響做著自己的工作。 綠間在住院名單裡看到高尾和成四個字時,被自己的反應嚇了一跳。他的手心、額際、後頸、背脊滲汗,並不是緊張,而是慌張。趁著自己值班之便,即使高尾和成不是他負責的病人仍要了他的病歷跑去看他,難得如此熱心的作為讓其他醫生護士都嚇一跳。 他原本只是想確認這個高尾和成是不是那個高尾和成而已,但當他親眼看到高尾打著石膏穿著病人服躺在病床上時,他在意的又完全變成別的事,同時意識到他們已經好久不見了。 隔天綠間在高尾病房外,等高尾的主治醫生出來,高尾還是一樣說起話來感覺很吵鬧,又很容易和別人打成一片,兩人有說有笑,對話內容已經不像醫生和病人,而是朋友一般。綠間稍顯不耐,雙手環臂倚牆等著。 綠間聽到同事提到他的名字,乾脆地走進病房,和高尾對上眼後卻看見他那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的表情,實在蠢得可以,但他不知道為什麼一點也不想笑反而覺得有點生氣。 高尾的主治醫生說了一句那你們好好敘舊敘舊吧自以為非常溫柔善良的話之後離去,綠間和高尾沉默互看了良久,直到高尾主動把視線移開。 「還真巧呢,世界還真小啊!哈哈哈。」高尾笑了幾聲,不管是看起來還是聽起來都尷尬得可以。 「聽說你是小學的體育老師。」 「啊──嗯……不過現在不是了。」 「……」 綠間瞥了一眼高尾打著石膏的左腳,嘆了口氣說道:「聽說你為了保護學生才受傷,真是……」 「哈哈,如果今天是學生受傷,我才更難過呢。」 「所以打算怎麼樣?以後。」 「……」 高尾抬頭又用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綠間,綠間皺眉推了推眼鏡,說道:「怎樣,不能告訴我麼?」 「……你想聽?」 「你不是聽到我問了麼,高尾。」 「呵呵呵!」 「有什麼好笑!」 「哈哈哈!」 「……」 「你的語癖沒有變呢。」 「囉唆。」 「我會回老家去吧……目前暫定是這樣,總之會先回老家幫幫家裡,順便觀察腳的狀況,之後怎麼樣再說吧。」 「是麼。」 之後只要綠間值班一有空都會來看高尾,偶爾會遇到來看高尾的學生,吵吵鬧鬧的,綠間雖然不耐煩,卻沒有覺得無法忍受,就像高中時一樣,雖然他總是罵高尾吵死人了,但從來沒有一次是真的想要他閉嘴。那時候他們之間只要有籃球就好了,從想贏到想要一起贏,高尾帶給他的熱情比在帝光時還要強烈好幾倍,所以他並不後悔籃球只打到高中為止這個決定,對他而言已經足夠了。 高尾要出院的時候,綠間沒有當班,不過他還是來了,在高尾身邊看著他和那些抱著他哭的小學生們道別,他差點就要開口稱讚高尾真是個好老師,但一想到他會得意忘形就只在心底暗想。 等到學生都離開之後,病房剩下綠間和還拄著拐杖的高尾。 「所以?」 「嗯,我妹等等會來接我。」 「……」 「啊、她會叫她老公來幫忙啦!」 「……」 「這段期間謝謝你啦。綠間。」 「……嗯。」 這段期間高尾一直以綠間稱呼他。當然如果還繼續叫他小真,綠間可能也會想阻止他。不過綠間知道自己就是想阻止他,然後要高尾繼續厚臉皮地叫下去。 「你們學校不是說可以等你復健完麼?」 「哎呀──那怎麼說都太勉強啦!」 「你下定決心了麼?回老家。」 「嗯……之前和老爸老媽聊過後,算是吧,他們也確實上了年紀啊,就近照顧他們也好。」 「……好,我也會回去。」 「咦?」 「雖然不能保證什麼時候,不過我會儘快。你要努力復健,可別偷懶了啊。」 「也會回去是什麼意思?」 綠間推了推眼鏡,總覺得過了十年高尾的腦袋變遲鈍了,或許是他沒有在自己身邊的緣故。 「調職去那裡的醫院,那樣比較好常見面不是麼!如果你努力復健,也不是不可能再陪你打籃球。」 「……小真!」 「嗯?喂!高尾!」 綠間瞪大眼睛看著高尾鬆開拄著拐杖的手,然後往他的方向傾倒,他趕緊扶住高尾的雙臂,他卻不安分地亂動,兩手沿著綠間的手攀抓著,兩人皆無法平衡跌坐在地,高尾一搆到綠間的背便開始拚命地往他懷裡鑽。 「高尾!你在胡鬧什麼!」 綠間低聲斥著,卻沒有拒絕高尾,反而展開雙臂確實抱攏他。 「小真、小真、如果我沒有受傷沒有來這家醫院,要再幾個十年我們才會再見面?」 「……唉,你真是不明白啊,高尾。」 籃球只到高中為止,對綠間而言那樣就滿足了,每天為籃球而拚命努力的日子是結束了,但籃球還是一直在他心底,而把這些帶進他心底的是高尾,他記得他說過最無聊的話,他作過最無謂的事,幾乎沒有什麼是忘記的,在一起這件事太自然而無須懷疑思考,若這不能稱為命運的話那什麼才是命運呢。 「無論如何我們會在一起的,這就是命運。」 高尾想著明明這十年根本沒在一起說什麼鬼話啊綠間真太郎,很想狠狠吐槽綠間自以為理所當然堂堂正正的命運的話題,但他什麼也說不出口,在綠間的胸膛裡覺得在意十年的自己很無聊。其實只要他主動聯絡他不就好了嘛!明知道綠間是最需要命運的人,高尾卻沒有給他機會,真是白白當了三年同學,白白當了三年搭檔,白白當了三年最靠近彼此的人。 完。 後記: 這樣的兩個人還沒開始交往!!啊──咧── 其實原本只是小短篇,可是打著高尾的部份就覺得不行不行俺一定也要打打綠間的部份就啊哩啊雜變成這副德性。 其實兩個人沒有交往也還沒完全發現自己對對方的心情是「愛」(爆 都幾歲的人了…(約三十歲) 在俺心中綠間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其實某方面而言比青峰大輝同學還要天上天下唯我獨尊(??? 俺自以為綠間是那種一旦認真專注於某事就會忘記很多事情的人,對他而言沒有高尾的十年其實沒什麼,因為他從來沒有意識到他和高尾分開了,因為他覺得高尾不可能和他分開,所以說在一起是命運。什麼鬼邏輯啊,對不起,是俺想的。(凎 高尾則是相反,他可以一次掌握很多方面的事,所以就是一邊想念一邊投身於眼前的人事物中,以為兩人沒了籃球就是沒了連結,一方面覺得小真你這死傲嬌我好想你一方面又覺得就這樣分道揚鑣也是無可厚非所以就沒有行動(? 至於高尾的職業與家庭設定完全就是俺得… 為什麼是小學體育老師?因為俺希望俺家的小弟弟能給高尾老師教到啊((´^ω^))(何等妄想 謝謝高尾老師的照顧,改天一起吃個飯好嗎諸如此類近水樓台先得月的計謀(不不不) 然後電子雞是俺自己的興趣,俺小時候住院全靠電子雞的治癒(爆)俺那臺有青蛙!真的!俺所有動物都養過一遍了! 為什麼是青蛙?因為是綠色的…(適当っ! 愈來愈喜歡綠高,真是危險。(對俺自己而言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