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綠高*清楚的事情

在二年級的夏季大賽後,綠間收到了高尾的告白。 那是一個雷雨洗過的黑得透明的夜晚,星星月亮在黑幕上閃爍,美得虛幻,好像隨時都會在眨眼之間泡沫般破滅。 高尾站在他面前,瞇眼笑著就像平常一樣,用著明快開朗的嗓音說小真啊我喜歡你真的喜歡到不知道該怎麼辦,語氣中帶著玩笑話般的調皮,但綠間卻覺得他隨時都有可能放聲大哭起來。 「你是什麼意思?」綠間再次確認著,高尾卻扭曲了表情,笑容就在綠間一次眨眼和呼吸之間崩潰。 「算了,小真……抱歉啊,我想我只是太累了。」 然後高尾轉過身背對他,他忽然意識到那比自己矮了一截的背影竟然是這麼瘦弱,一陣晚風撥弄著他的短髮和衣擺,高尾抬起雙手身體輕晃,好像就要被吹走了,但他只是想伸展背筋而已,綠間卻踏步向前一把捉住了高尾的雙手手腕。 「呃?」 高尾愕然地抬頭看著綠間,綠間頓時說不出話來。高尾怎麼可能會被吹走呢?他在心底難得地反駁著自己的奇想,並且同時感到後悔,他應該要抱住他、用手臂的力量支撐他忽然顯得軟弱的軀體,而不是像這樣逮犯人般擒著他。 「高尾……」 其實綠間不太記得他對高尾說了什麼,他記得當時自己很慌張,因為不管是那片夜色還是高尾的話語和表情都與他夢裡曾出現過的場景太過相似了,但他還沒有糊塗到分不清現實虛幻,就因為確定這是現實,反而更覺迷惘。 綠間說了某句話或是某些話之後,高尾甩開綠間的手,主動抱緊了他。 果然剛剛擁抱才是正確的。綠間邊想邊將雙臂環扣在高尾背後,把他的體溫和重量往自己身上壓。他聞到微濕的南風和汗水的氣味,覺得這樣令他難忘的夏日夜晚不會再有第二次。 現在他們已經三年級了,時值春天,籃球部已是學弟們的舞台,雖然他們常常去關心練習和比賽情況,但已經沒有再下場打球了。不過他們還一直在一起。 從高尾的告白以來,他們跟以前一樣以搭檔的身份同進同出,只是偶爾會偷偷在沒有人的體育館或休息室擁抱甚至嚐試親吻,雖然有時候也會吵架,但彼此也會有自覺那些幾乎都是窮極無聊的小事,常常只要高尾一笑再一個擁抱,就以近乎耍賴的方式言歸於好。綠間不知道世間一般情侶是怎樣相處的,不過他喜歡和高尾現在的關係。 週末高尾到綠間家,都已是準大學生的兩人閒散地看著體育頻道的籃球轉播,高尾抱著雙膝整個人坐在沙發上,綠間並肩坐在他旁邊。 「快畢業了耶,真是時光殘酷啊。」 「你會不會感嘆得太晚了。」 「欸,我只是平常沒想那麼多而已!」 高尾低頭,遮著半張臉只剩下眼睛,綠間瞥了一眼高尾的表情後張開雙臂摟抱他。 「噢,小真想要撒嬌麼?」 「你總是多一句話,高尾。」 高尾嘻嘻笑著,兩手交叉包覆住綠間放在自己肩頭上的手,很快卻又鼓起雙頰不滿了起來:「說起來,為什麼我明明有長高跟小真一比還是這麼矮小啊!」 「因為我也有長高。」 「真的假的!小真你再長下去會嫁不出去!」 「反正我要娶你。」 「啥?啥?小真!拜託你反駁我吐槽我!唉……總覺得很討厭啊。」 「……為什麼不?」 「咦?還在娶不娶嫁不嫁的問題麼?」 高尾輕輕捏著綠間左手的手指關節,因為搔癢的感覺而皺起眉頭,但並沒有覺得不舒服,就任由高尾從食指捏到無名指,看著他用食指和拇指掐住無名指的根部,然後小聲但是確定地說:「綠間真太郎請你嫁給我,我會給你幸福的喔。」 綠間很想說不用你給我我現在就很幸福了,但他只是沉默著,傾身將高尾收進懷裡。 「欸!所以我才討厭啊!被這樣抱著還覺得很開心,簡直像個女生。」高尾抱怨著,但也沒有要掙脫的意思,而綠間用鼻息哼笑出聲,對他而言這真是無聊的想像。 「竟然笑我!」高尾不滿地側頭,卻剛好用臉頰撞上綠間靠過來的鼻子,兩人悶哼一聲,高尾轉頭一看綠間的眼鏡被撞歪,又胡亂笑了起來。 「高尾!」綠間扶正眼鏡,不太開心地低聲喚著。 「呵呵、噗噗……」高尾兩腳踩回地上,轉了上半身,伸手環抱綠間,將笑聲埋進他肩窩。 「有什麼好笑的!」 「小真,謝謝你。」 「為了什麼?」 「嗯……因為我喜歡你。」 「不懂你想表達什麼。」 高尾沒有再回答,搖頭般在綠間肩窩蹭了幾下,黑髮搖晃刺著撥著他頸項,他受不了地按住高尾的後腦杓,然後頭一點,重重地用下顎壓他的頭頂,輕輕地親吻他的髮稍。 綠間驀地回想起他第一次見到高尾時的事。雖然他們同班,但綠間一直埋首於自己的書本資料當中,沒有注意到很快便和新同學打成一片的高尾,他或許還有暗想過他們吵鬧的程度真不輸黃瀨,稍嫌煩躁,之後到了籃球部,他才真正發現高尾。他凝視著高尾的控場能力和自然成為人群中心的笑容,然後高尾發現他的視線,於是他們四目交接,綠間錯過了別開視線的時機,儘管他也沒有必要那麼做。 綠間看著高尾敷衍了其他人,走向他,笑瞇瞇地說:「你就是綠間真太郎對吧?三分球射手!以後多指教,一起加油吧!」沒有恭維也沒有諷刺,也沒有為他冠上「奇蹟的世代」之名,不假修飾地充滿正面企圖心的眼神,僅只是如此就讓綠間接受了高尾要求握手的右手。 信奉著盡人事聽天命這句話的綠間一直深信是因為他看到高尾,發現他、在意他,才使他走向自己的。之後不管高尾說幾次帶著有意識或無意識自貶自抑意思的關於兩人關係的話語,綠間都會不假思索地嘲笑。 完。 後記: 拜託誰請給敝人最甜美的綠高。 俺愈來愈不想自己打文章了!媽媽! 俺好想看ABC 打這篇到中間時發生了一些意外(?)導致俺現在一整個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爆 怎麼樣…呃…就…俺喜歡綠高(凎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