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青峰受*形容詞

【可愛的】*櫻青 櫻井垂著細眉憂鬱地看著窗外的滂沱大雨,客廳的時鐘顯示是八點,天色卻暗得像晚上八點。 怎麼會這樣,怎麼可以這樣?櫻井覺得上天真是太對不起他了,但很快又開始自責起來,嘴邊碎念著對不起對不起,轉進廚房認命地繼續準備早餐。 煎著培根和荷包蛋,櫻井還是忍不住覺得怨懟不已。好不容易在昨天八月三十號替青峰解決了暑假作業,家裡其他成員正好因為旅行不在家,順利留了青峰下來過夜,計畫今天要帶著提前準備好的禮物和青峰一起出門替他過生日,結果一早起來卻發現下大雨,他知道青峰一定會嫌麻煩哪裡都不想去。 難得可以單獨約會的機會就這樣泡湯了。雖然櫻井也知道他們不可能和一般情侶約會一樣牽牽手、摟摟腰,既甜蜜又愉快,但只是一起出去閒晃也好,帶著籃球去附近的籃球場跑一跑也好…… 「真香啊,肉片?」青峰忽然往廚房探頭,櫻井嚇了一跳,重新意識到青峰在他家這件事,莫名地有些害臊。 「是、是培根……」 「哼嗯──什麼啊,真的是早上麼?我還以為我睡了一整天又是晚上了呢。」青峰邊伸懶腰邊確認時間,時鐘顯示早晨八點五分,室內被外頭雨雲的灰色刷染,青峰開了燈,褪成灰階的沙發重新變回原本柔軟的棕色,他傾身跌進去,吸著空氣中夏雨的清涼,總覺得慵懶,眼皮一垂又想睡覺了。 「呃……」櫻井端著兩盤培根蛋三明治放到沙發前的矮茶几,不知所措地看著霸佔三人座長沙發的青峰:「還想睡的話就……」 「嗯──!」青峰無意義地呻吟著邊伸展四肢,才慢慢直起上身。 「呃……」 櫻井還躊躇,看著青峰在一個呵欠後說了一聲:「早啊,良。」他的耳朵裡就再也沒了雨聲。 「生日快樂。」 「啊?」 「啊、呃、對不起,應該、應該要先說早安……」櫻井慌慌張張地搖頭搖手,但在看到青峰撓著後腦杓,好像不習慣又不好意思似的以單音應著,又覺得無所謂了。 既然是青峰的生日,就不應該想著怎樣自我滿足,如果對方想要的話,就這樣在雨中睡一整天也沒關係。櫻井替青峰倒了一杯牛奶,青峰咬著很普通的培根蛋三明治說果然很好吃啊,櫻井於是傻傻笑了起來,莫名開心的情緒維持了一整天。 後記: 櫻井為了要和青峰一起過生日在三十號幫青峰趕完暑假作業感覺很浪漫於是就…(????? 櫻井三點才睡,所以其實青峰留下來過夜也沒能卿卿我我,就是這樣錯過了很多但還是覺得其實也沒關係啊只要在一起就有種淡淡的幸福感的櫻井很可愛。(??? 這些錯過一直累積之後總覺得櫻井哪天會受不了全部爆發出來,一次把約會、牽手、親吻、擁抱做完這種感覺(??? 好啦好啦,頹毛得咩(放棄 【值得的】*今青 桐皇到底是輸了。今吉在不甘心和感慨之間,視線停留在他們隊上的王牌青峰大輝的背影上,整個球場的時間彷彿在結束哨聲中凝結,熾白場燈反射他黝黑皮膚上的汗水,他輕輕喘息著好像還能再打,那份沒有因為勝負而減少、反而高漲的對籃球的熱情幾乎令他眼紅。 今吉既後悔又慶幸當初真的把這個臭屁的小鬼拉進了桐皇,其實跟他打籃球還算開心,但就是因為太開心,在輸的時候才感到格外衝擊。 之後今吉忙著交接隊長任務還有自己私人的事情,比賽也沒再去看了,被次任隊長若松笨拙地慰問了一番,他笑著說,比起過去發生過的事我更在意未來會發生的,問了其他隊員的狀況,若松說大家還是老樣子,雖然輸給誠凜這件事真的是個不小的打擊,不過大家都很快鬥志重燃……今吉點點頭,他知道桐皇還會繼續贏下去,畢竟他們球隊的特色就是每個人都很清楚自己要做什麼、自己在做什麼。 「不過那個狂妄臭屁自大的傢伙還是一樣,受不了!」 「哈哈,狂妄臭屁自大是他的一部分,沒辦法。」 「簡直就是寫作青峰大輝讀作狂妄臭屁自大啊……」 「哈哈哈!」 今吉愉快地笑著,若松仍然氣鼓鼓的。 「我大學應該不會離開東京,所以還是會回來看你們的,加油了,隊長。」 「嘖、雖然有那種麻煩的傢伙在…不過…是的,今吉學長。」 「回答前後顛倒了吧?」 「呃、非常抱歉。」 今吉拍了拍若松的肩膀,就當作是把想贏的心情也統統轉交給他,道別之後,經過體育館時不自覺停下了腳步。說沒有懷念真是騙人的。今吉自嘲似地笑了笑,終究是走去推開了體育館的大門。 體育館裡氣溫溫暖怡人,場燈還開著,場上球鞋摩擦的聲音因為他的進入戛然而止,剩下球彈地的聲音,在偌大的空間裡造成極大迴響。 「哎呀,若松讓你一個人用體育館?」 「怎麼可能,我和監督要的。」 「怎麼行呢這樣,好好尊重隊長啊。」 「哼……」 今吉猜想青峰會不屑地隨便回一句不成敷衍的敷衍話,沒想到他卻低頭拍了幾下球,然後乖順地──跟以前比真的是非常乖順地回答:「我考慮看看。」 「……你就這麼不喜歡我嘛?」 「啊?」 「就從來沒有考慮過要尊重我吧?」 「反正你也只是因為我很強才找我的不是麼。」 青峰繼續拍著球,淡然地說著彷彿指控的話語。今吉忍不住笑,原來青峰比他想像得還要單純,很多事情就算他明白,也完全不會去在意。 「一開始是哦,一開始。」 「嗯……結果還是輸了,輸給了阿哲、啊!」青峰邊說邊運球到籃下,然後輕盈地跳起扣籃。 「一開始找你是因為你很強,但和你一起打球只是因為我們是隊友而已。」 「……」 「贏了也好,輸了也不錯。不然挺無趣的吧?」 「哼……腹黑眼鏡。」 今吉笑容微僵,雖然一直很好奇究竟為什麼自己會被青峰叫腹黑眼鏡,不過算了,當作暱稱想的話也是挺親密的。 「欸!」 「噢。」 今吉接住青峰傳給他的球,原本背在肩上的包包震得滑到手臂上。 「一對一,來吧。」 「嗯……可是我剛準備要走耶。」 「隨便啦,快點!」 今吉一邊把包包隨意扔到牆邊,一邊運著球的時候想起方才若松說過的寫作青峰大輝讀作狂妄臭屁自大,因為太生動而愉快地笑了起來。 後記: 今吉要畢業了,多浪漫啊(???? 就是這樣感覺不到情意但其實兩情相悅的感覺很令俺愉悅(怎麼回事 青峰只有在某些時候會叫今吉的名字…某 些 時 後☆(煩死了你 一直很喜歡今吉說他既不喜歡青峰也不討厭他,只要他很強,可以得分就好。反而給俺一種把青峰這個人跟他的籃球分開來的感覺,所以青峰是青峰,籃球是籃球,聽起來好像是在利用卻其實是一種尊重。 【不意外的】*若青 今天是若松當上隊長後帶領的第一次練習比賽,他慎重地告訴所有隊員比賽前三十分鐘就要做好暖身動作準備就緒,然而青峰大輝到了前十分鐘都還沒出現。 「我想他一定是想反正地點是在學校就又在頂樓睡懶覺了,若松前輩,我現在立刻去找他……」球經桃井溫柔地替那有夠任性的後輩解釋著,若松手一握拳肌肉浮出青筋,憤憤地說:「我去!」 若松爬上二年級校舍的頂樓,卻發現那裡空無一人,他煩躁地又衝回體育館,噠噠噠地踩著鐵梯到體育館的屋頂上,果不其然發現以大字型睡姿沐浴在夕陽餘暉下的青峰。 「混蛋,比賽要開始了!」 「嗯……啊……?噢……」 青峰才剛慵懶地起身,若松已經幫他把背包背在肩上了。 「可惡、既然都要睡乾脆睡在休息室裡也好!」 若松怒吼著,再催促一句快點啦,絲毫沒有自覺自己對青峰的任性已經愈來愈容忍了。 後記: 俺母親曾經說,不要當個太能幹的女人,因為會養出個沒用的男人…… 青峰就是標準的被周遭的溺愛與能幹養成的沒用的男人(爆 仔細想想每個人都在照顧他啊!每個人面對他就變成老媽了啊! 真是被愛體質(不不不 之後青峰就會真的睡到休息室去,這樣若松就可以提早叫他起床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X) 【騙你的】*火青 火神和青峰偶然在街上相遇,一陣熱烈的對他們而言就等於噓寒問暖的吵嘴之後,扯著彼此的衣領到最近的街頭籃球場連續打了好幾場一對一,汗水淋漓好不痛快。太陽在不知不覺間下山了,就是在那樣不知不覺的夜晚,火神在他意識到的時候已經輕輕地給了青峰一個親吻,嘴對嘴的。 青峰抬起手背擦著嘴,雖然很輕但唇上確實有交疊的觸感,他的初吻就這樣莫名其妙地被男人奪走了,於是他蹙眉,不太開心地質問:「……你做什麼?」 「啊、呃、嗯……」火神撓著後腦杓,自己也陷入疑惑和思考當中。自己沒事幹麼要親男人的嘴呢?火神沒辦法好好整理思緒,直想著那意外柔軟的青峰的嘴唇。 「打招呼?」 「啊?」 「好像聽過什麼外國人打招呼會親吻。」 「啊、啊啊……是啊!」 火神乾笑了幾聲,青峰聳聳肩膀,彎身收拾自己的東西。 如果這個拙劣的理由可以把這次的意外之吻搪塞過去也就算了,但他們多少明白把話說開的一天總會到來。 後記: 進展緩慢……明明俺這麼想上青峰,但俺腦內的青峰受除了黃青以外都進展緩慢……怎麼回事!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總之青峰生日快樂,俺好洗翻你,好想舔……啊、呵呵,什麼也沒有^.^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其實俺原本只是想打櫻青的……可是俺肚子好餓(邏輯迷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