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綠高*【拙劇】

【拙劣】 每年都要來這麼一次的學園祭從國中到現在都沒有變過,成為高中生後這也是無法逃避的人生課題。 「好--那麼--我們就決定演出話劇--」 了無新意的題目,高尾無趣地托腮,心裡原本還只想著籃球部的事,卻聽到臺上班級委員長正在要求大家提名話劇中王子的人選,高尾的視線不由自主落到了全班身高最高臉又長得最美型的綠間身上。綠間低頭看著自己的書,感覺遺世獨立。王子捨他其誰啊開玩笑!高尾笑彎了眼睛,興奮地舉手說:「我、我、我!我提名綠間同學!」 原本只是開玩笑想看看綠間的反應,沒想到竟獲得全班一致拍手通過,高尾還注意到許多女生紅了臉頰興奮得要命,真的假的!他不敢置信的表情比綠間還深刻。 高尾眼睜睜看著綠間手上的小書換成了話劇劇本,忍不住摸著良心擔憂地說:「小真,不要太勉強啊,如果真的不願意的話…」綠間沉默著推了推眼鏡,一臉不是你先提的嗎事到如今還說這麼多幹嘛帶點怨懟的表情,高尾於是識相地閉上嘴不再說了。 「欸、對了,聽說這是班上女孩子特別改寫過的劇本,一定很誇張吧?借我看看!」高尾傾身想看看綠間手中劇本的內容,卻忽然聽見綠間沉穩的聲線突兀地冒出一句:「你是我所遇見最美好的人。」 「咦?」 「我情不自禁地深深愛上了你。」 「啊、呃、是在練習麼?小真都背起來啦?果然好認真…」 「你願意跟我回去嗎?回到屬於我也將屬於你的城堡,我承諾你幸福快樂的生活。」 「……」 高尾緊張莫名,在綠間一如往常正經的視線底下卻覺得羞恥。明明這一切從一開始就只是開玩笑的,從來都不是認真的。 「只要你點頭,告訴我你願意。」 高尾微張著嘴,應該要說些玩笑話的可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他知道綠間很帥啊,但他打籃球、投籃的時候更帥啊,事到如今有什麼好驚訝的?他覺得臉頰發燙,這樣他跟那些女孩子不是一個樣麼? 「……」 「……」 「你是我所遇見最美好的人。」 「為、為什麼又重來?!」 「都是你不回答我。」 「回、回答?」 「說你願意。」 「……」 高尾深呼吸,低下頭迴避綠間認真的眼神,很辛苦似地開口道:「如果是演戲,對綠間你我說不出口……」 「我什麼時候說過是演戲了,高尾。」 那天下午的社團活動時間據說高尾安靜得像被外星人綁架過,大家不知道他只是還有點混亂,並且見識到什麼是絕對不能開的玩笑,尤其對綠間真太郎這樣認真過頭但又不能套用一般常識的人更是如此。 【失誤】 「好那我們來選公主——」 高尾被賣掉了。當他看到班級委員長邊說邊在黑板上寫上高尾兩過大字然後班上同學有如節目效果音般啪啪地鼓掌後,他就這樣成為了綠間王子的公主,他一時之間啞然不能言語。 委員長走到他身邊,溫柔地拍拍他的肩膀說:「請加油,高尾同志。抱歉啦,雖然大家都認同沒有比綠間更適合的王子人選,但實在沒人敢和他對戲啊……」委員長為了安撫高尾好心地解釋了一大堆,還說了什麼昨天他們派出班上最可愛的女孩去嬌羞地問綠間同學關於公主的角色你有什麼想法嗎,聽說他毫不猶豫就提了高尾的名字等等細節,高尾這才眨了眨眼,心想這大概是報應吧逃不了躲不掉,只好瞇細眼睛笑一笑:「唉、真沒辦法!捨我其誰呢!還不快叫我公主大人!」 才怪咧,他絕對不幹。 隔天一群女孩抓著化妝品、量尺和高尾,興奮得兩眼發光,邊往他臉撲上香香的粉餅邊幫他記錄他自己也從來不知道的三圍。 「畫濃一點啊,小真這麼美型我壓力超大耶。」高尾一邊搧動著少女們的情緒一邊在心底期待她們完成後失望的臉,他要讓她們打從心底覺得他不適合。開玩笑,他身高一七六雖然跟綠間比是真的很矮不過那是因為比較對象太犯規了,除去身高,他只是普通的高中男生,睫毛不像綠間那樣長,五官也沒有他好看,他怎麼可能成為符合這些少女想像中的公主? 「高尾同學不好意思請閉上眼睛。」高尾乖乖閉上眼,等待時機成熟讓他全身而退之時。 才剛想去社團活動的綠間被興奮到忘我的女同學拉著手臂拖到她們借用來幫高尾化妝的空教室。 「綠間同學你看你的公主!」說什麼鬼話。綠間不耐煩地推推眼鏡卻發現被女同學圍繞的高尾上妝後讓他差點認不出來了。妝其實不是很濃,只是特別強調了眼睛和嘴唇的部分,臉頰也比平常還要粉嫩,僅只是這樣而已,就有了女孩子的感覺。如果被他本人知道,就算是他應該也會生氣吧,綠間這麼想,不過本人卻睡著了。 「……」綠間面無表情地瞅著坐在椅子上還能毫無防備地熟睡的高尾,總覺得煩躁莫名。 「真像等待王子親吻的公主呢。」女同學們半開玩笑地說著肉麻的話,綠間心想,雖然高尾是他提的名,不過他並不是真心想要那麼做的。什麼王子公主,還要照著這些女人寫的劇本走,莫名其妙嘛,他們不應該要做這種事的。 綠間用袖口用力擦過高尾的左臉頰,高尾呻吟一聲驚醒,女同學們也發出驚呼。 「啊、小真?」 「社團活動時間到了。」 綠間邊說邊繼續抹著高尾的臉,化妝品的各種顏色滾上他的袖子卻好像無關緊要,高尾吃痛地掙扎但是躲不過綠間的力氣,卸不乾淨的妝亂七八糟的,當然他自己是看不到的,只覺得綠間擦抹的力氣大到讓他感到疼痛。女同學們以為綠間生氣了,紛紛抱著自己的工具邊道歉邊撤退, 「痛、痛啦!吼!」高尾用力甩頭才總算讓綠間停下來。 「不要亂動,擦不乾淨啊。」綠間皺眉,語氣微慍。 「這樣亂擦會破皮啦,而且還不是小真……唔…」高尾噘著嘴,回想起這正是綠間給他的報應,說來說去都源於自己有勇無謀的玩笑話。 綠間輕輕歎了口氣,拉著高尾站起來,說道:「去洗臉,真難看。」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啦!」高尾惱羞了起來,他真是恨透早知如此何必當初這句成語了,明明被認為不適合正是他的目的,被綠間這麼一說卻覺得好委屈,有種受傷的感覺。 「原本的你才好。」綠間淡然地說著,一邊伸手剝掉高尾兩隻眼睛上已經有些脫落的假睫毛。 高尾瞪大眼睛,他頓時明白為什麼沒有女生敢和綠間對戲。 「啊、哈哈,沒想到小真也會講玩笑話。」高尾乾笑著,臉頰燒燙讓他覺得格外難堪,而綠間推了推眼鏡,鏡片後那雙漂亮的眼睛直瞅進高尾眼底讓他無法躲避。 「不像你因為講了太多都分不清楚哪些是玩笑哪些是真心的了。」 高尾索性閉上眼睛,幾乎是氣急敗壞地喊:「誰像你不管看起來聽起來都那麼真心!」 【彌補】 那年秀德高中的學園祭上出現了史上最具話題性,號稱創校以來最美麗也最大隻的話劇公主,那就是綠間真太郎。千萬不要問他是怎麼從王子變成公主的,就連他自己也很想問。 總覺得自從遇到高尾之後,他的人生設計就變得亂七八糟。 綠間在台上用熱烈得像是要把對方和自己身上誇張的王子公主戲服通通燒掉一樣的眼神注視著高尾,然而高尾是個敬業的演員,他完美詮釋了帥氣的王子一角,雖然比公主矮了那麼一大截,還是贏得了全場女性的臉紅心跳加尖叫。 最後一幕是經典的親吻戲碼,高尾面對綠間說著讓人牙齒蛀壞掉光的甜蜜台詞:你是我所遇見最美好的人我情不自禁地深深愛上了你你願意跟我回去嗎回到屬於我也將屬於你的城堡我承諾你幸福快樂的生活只要你點頭告訴我你願意…… 公主點頭後就是王子親吻公主的時間,兩人慢慢靠近彼此,然後微妙地調整彼此的位置,公主幾乎完全背對觀眾,高大的身軀把王子擋得只剩下兩隻腳和搭在公主腰間的手,儘管其實什麼也看不到,他們倆也只是打算要借位而不是真的要來一個誓約之吻,但在公主彎身下去的時候,全場女性還是有夠捧場地胡亂尖叫拍手。 「safe……」高尾垂低著頭,很疲憊似地嘆了口氣:「啊啊、臉頰笑得好痠!噢嗚!」高尾才剛鬆開搭在綠間腰間的手,雙頰卻被綠間的大手掐住。 「小真……?」 高尾被逼著抬起頭對上綠間鏡片後那雙漂亮但是明顯非常不開心的雙眸。 「……」 綠間沉默著,兩人近得聞得到彼此臉上的化妝品味道和氣息的熱度,好像差一點就要真的親下去了,他們想著一樣的事情,但依然什麼都沒有發生,它們只是借位假裝公主王子在親吻而已。 「還沒結束。」 「哦、喔……」 吻戲結束後,王子和公主還必須要一起羞澀地下台,註記公主要親暱地挽著王子的手臂。但因為要綠間挽高尾的手就物理條件而言實在太困難了,所以正式來的時候是高尾挽綠間的手。 不知道王子挽公主的手射中了少女們心中哪一個地方的靶心,大家又開始尖叫。怎麼回事啊她們不累麼?兩人邊想邊匆匆地把最後一段路走完,腳步搖晃不協調,綠間沒看觀眾直視前方而高尾笑得尷尬臉頰還帶著紅暈,他們沒有自覺他們把羞澀演得實在太自然了,為整場戲劃上非常完美的句點。 然後他們從卸妝到整個學園祭結束都在想如果剛剛一鼓作氣親下去就好了,直到後來的後來他們嘗到什麼是接吻的滋味的時候,仍然不約而同地想著:「如果那個時候早有親下去的勇氣就好了。」 完。 後記: 一個月前在噗浪上的連續小劇場。 說不出口俺只是滿腦子綠間穿歐式公主裙的模樣而已。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