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黃青*誇飾

黃瀨加入籃球部後,每天都會有一大群女孩子來看他練習或比賽,搖旗吶喊地為他加油,並套好招一般地一起在黃瀨得分時歡聲吶喊露出快要暈倒的恍惚表情等等。青峰甚至聽到桃井抱怨有為了黃瀨自告奮勇想當球經的傻女孩。青峰聳聳肩膀說有什麼不好,多點人妳也能比較輕鬆吧?但桃井卻一臉遺憾地搖搖頭,說她們只是黃瀨的粉絲,因為黃瀨現在在打籃球才關注籃球,那種半吊子的心態派不上用場,讓她們在場外尖叫就是一種寬容了。 青峰還記得桃井那時候有補充說道:「萬一他不再打了,她們一定會立刻離開。而那是什麼時候呢?恐怕……」桃井沒有說完,只露出了一抹無奈的笑容。 黃瀨是名符其實的天才,每天和他打籃球的青峰是最明白不過的。才剛開始打沒幾個月,黃瀨便升上一軍,與他、綠間、紫原、赤司等人齊名,進步速度之快令人嘆為觀止,羨慕他、嫉妒他、厭惡他的大有人在,青峰倒是覺得無所謂,一起打籃球開心就好了。 現在仔細回想起來,他們倆之間只有籃球,一見面不是練習籃球就是一對一,鮮少出遊,鮮少對話,鮮少有過原來你是這麼想的念頭。而青峰現在橫躺在沙發上,才終於開始認真思考這傢伙是怎麼想的。 一起吃飯閒聊、來黃瀨家、被告白、揍了對方幾拳,然後親吻,接下來好像要做愛。整理著到目前為止事情的發展走向,本來就不是很靈活的青峰的腦袋變得更混濁了。為什麼呢?為什麼喜歡呢?為什麼沒有理由地喜歡呢?但為什麼喜歡就一定要有理由呢?說到底,喜歡是什麼呢?喜歡籃球跟喜歡一個人有什麼差別呢?喜歡寫真女星跟喜歡身邊的某個誰有什麼不一樣呢?對喜歡的人抱有情慾究竟是什麼感覺呢?何況他們是同性,這樣是不是很不正常?黃瀨這傢伙在想什麼?這傢伙是怎麼想的? 黃瀨雙膝跪地,俯身垂首那樣子彷彿膜拜偶像,他從青峰的右耳垂開始,沿著臉廓親吻,淺淺的,只是用唇尖掠過,挾帶著歎息,彷彿有某種不可解的憂鬱。 青峰半瞇著眼睛,覺得搔癢,同時有股無以名狀的情緒正在高漲茁壯,他猜想這是否就是所謂情欲,他不是很懂、也不是很明白,要形容的話就是感覺從身體裡側開始發熱,直至頭暈,缺氧一般,呼吸不自主地漸漸變重。他看見黃瀨纖長的眼睫毛和在那之下的鼻尖唇尖以及溼熱的吐息划過自己的脖頸與鎖骨,他下意識繃緊身子,卻沒想過拒絕。 可能是黃瀨的表情太可憐的緣故。那張挨了好幾拳的臉蛋依然看得出原本漂亮的樣子,只因疼痛而顯得有些狼狽、扭曲,平添一種異樣的氣氛,好像面具被打碎而終於能見其廬山真面目那樣,原始的強烈的澎湃的情感毫無限度地溢洩而出。 男人的身體有什麼好摸的?青峰不禁疑惑。但他大概能設想黃瀨會如何回答:因為喜歡。但是為什麼?而這種熱情又會持續多久? 黃瀨加入籃球部之前,青峰便認識他了。不需要特別主動關心,黃瀨的情報也會自動從班上同學或桃井那裡流到他耳裡。評價包括全校公認最帥氣美形的校園偶像、頗有名氣的少年模特兒、讀書繪畫運動無不全能的天才…… 真強啊,難道就沒有缺點麼?青峰不禁好奇,那時候桃井是這麼回答他的:「有啊,只要是人,一定會有缺點的,他的缺點啊,就是沒有耐心。雖然他真的不管做什麼都很強,但卻沒有一個東西能讓他真正提起興趣來,所以每次都半途而廢,雖然他的半途對一般人而言已經相當優秀了,但終究到不了頂點,明明他有那個資質的,很浪費呢。」 那麼他應該要來打籃球。籃球多有趣啊!保證他一打就會上癮!青峰得意洋洋地提議著,桃井無奈地歎了口氣:「欸,誰像你徹頭徹尾就是個籃球笨蛋啊!」 當之後黃瀨真的跑來加入籃球部時,青峰早忘了自己曾說過那種話,也沒有自覺自己是黃瀨想要打籃球的契機,只是一起打籃球覺得很開心,只是浸淫在對手以很快的速度在後面追趕的興奮感,享受過了頭就變成習慣,黃瀨在後面這件事變得理所當然,哪用得著回頭看看他還在不在,或者確定跑到哪裡才算是能真正分出勝負的終點? 「小青峰,你在想什麼?」黃瀨悄聲問著,挾帶著一次次清淺的嘆息幾乎煩人地撫著青峰的左胸口,無數次熱度的累積讓心臟想逃離一般掙扎跳動著。 「想你會喜歡我多久。」青峰很疲倦似地閉上雙眼,好像只是隨口胡謅的一句話,輕描淡寫地卻把黃瀨給釘住了,只剩下眼波閃動,閃動著不知到底是驚喜還是錯愕,亦或以上皆是。 「你在想我的事?」黃瀨的聲音比平常還要高,連他自己也有發現,心想大概是因為驚喜吧,老實說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明明他在心底拚命地回答著: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但他真正說出口的卻是夢囈般不著邊際的話語:「我好開心欸,小青峰,在想我的事,多想一點,多想一點?」 「所以是多久?」青峰再睜開眼,攫住黃瀨的視線,一如往常直接、堅定到令人恐懼。 「唔。」黃瀨咬著下唇,挨過青峰的拳頭而破皮的唇瓣有著非常現實的刺痛感,他確定心裡有著強烈想要逃避的念頭,但身體卻退不開,不想退開,反而覺得情緒再度高漲起來,心跳加快,比任何時候都要衝動,想要得不得了,想要做愛,想要通過一種有形的方式奪取這樣令他是憧憬又是厭惡的眼神。 黃瀨沒有答案,青峰也沒有再問,他不是不想知道,只是不知道還能怎麼問,或是心底有一種近乎絕對肯定的推測,告訴他黃瀨的沒有答案就是他的唯一答案。 所以青峰只好說:「來親吻啊,比起把我脖子附近弄得濕濕的,我覺得親吻比較舒服。」並且伸出右手捧著黃瀨的左頰,紅紅的腫腫的燙燙的,大概真的傷得不輕,然後再往後伸去摸他的耳朵,輕輕壓了一下那耳垂上頭黃瀨自己去打穿的永遠的空缺,小巧的銀色環形耳飾微小地被推動了十分之一圓,黃瀨為此渾身顫抖不已,他猛地悶哼一聲,要徹底封塞或傾注般熱烈親吻青峰的薄唇,同時抓著他的肩膀把他從沙發拉著拖著拽到地毯上。 伸舌攪弄的深吻同時把腦袋裡所有的東西都混淆成一團兀自發熱的欲望,在糾纏之間剝掉彼此身上的衣物,然後本能地互相摩挲彼此的身體,每吋肌膚相磨的瞬間都產生了靜電,感到幾乎疼痛的快感而又相吸無法分開。 黃瀨急切地把青峰壓在身下,忘我地呻吟,深怕對方不明白地把熱量往他身上推擠。黃瀨很興奮了,磨蹭間往下滑的底褲藏不住他興奮充血的分身,抵著青峰半勃起的,透明的分泌物濡濕了青峰白色的內褲變得透明,透出他性器的形狀和上頭黑色的體毛。 黃瀨啃吻青峰仰著頭而毫無防備的下顎後,一邊往下舔吻著突起顫抖的喉結,一邊扯下青峰的底褲,右手從下往上逆撫那柔軟的黑毛,纖長的指尖輕戳著凹下的肚臍,左手握住自己和青峰的性器上下套弄,體液濕漉漉地,發出嘖嘖聲響,感覺青峰的也跟著愈來愈腫脹,黃瀨幾乎要高潮了,卻不是想著要射精,而是想著要進入對方體內,要徹徹底底地進入他。 「青峰……」黃瀨持續喚著青峰的名字,除此之外沒有再說什麼,實在不諳性事的青峰則是一味地接受快感,浸淫、享受、汗水淋漓,覺得應該要就此打住卻又沒辦法不期待黃瀨繼續做下去。 黃瀨捉著青峰的兩腳腳踝往上一抬,青峰看見自己的雙腳被高舉過頭,柔軟度極好的他卻感覺到了痛楚,卻不是因為腳筋被拉到,而是後穴被黃瀨硬燙的性器抵著,前端擠開了閉塞穴口的皺摺,根本還沒進入但那末梢神經已經模擬了被撕裂的痛楚傳回感覺中樞,青峰呃啊一聲,彷彿要嘔吐一般的呻吟。 「果然不可能像女生一樣自己變濕呢。」黃瀨低喃一句,嘴角勾起淺淺的、興奮恍惚的笑容。 「什、啊、呃……!」青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黃瀨垂首親吻他的後穴。炙熱溼潤柔軟的嘴唇呼吸舌頭一起撫慰著那裡,舌尖更往裡側舔舐進去。青峰的性器半頹,但卻不自主地一顫一跳,往自己的腹部垂下一條透明有黏性的體液,他不禁感到混亂,這跟剛剛自慰一樣的催精感不同,但又確實是屬於一種性快感,令他既不能組織語言也不能好好吐露言語,只能顧著喘息然後間歇性地像受電擊一般浮起腰來,好像迷失了身體的自主性,在感到緊張恐懼的同時卻又覺得愉悅。 黃瀨邊舔邊吻邊吐著唾液,把原本乾澀的那裡弄得濕黏,身下的地毯吸了兩人的汗水和他自己勃起陰莖流下的淫液,沒想及這行為是骯髒的還是不堪的、荒謬的,只被衝動驅使,被青峰打的地方的疼痛已經不及他左胸和股間欲望急於求解的疼痛,沒有意識到地任由眼淚與汗水直流,可惜青峰沒有餘力好好看看他的臉,當他知道黃瀨這個被稱為天才的完美男人竟然為把自己當成女人抱而變得這麼「不正常」,不知道他會有什麼感想。 黃瀨舔了很久,青峰的後穴口完全被打開,好像原本就該如此,然後拿著自己的欲望進入青峰體內,緊窒又燙熱的包覆感讓他很快就到了高潮。青峰還在被侵入的衝擊裡無法回神,感覺到強硬地嵌入體內的那熱柱的形狀,本能地感到羞恥,而後汩汩沁進的液體份量更讓他感到痛楚與快樂交雜的強烈性刺激,他的性器縮了回去,卻仍然不停泌出興奮的體液,好像隨時射精也不意外。 「啊……」在青峰體內射精之後黃瀨稍微冷靜了下來,他看著青峰糾結在一起的五官,覺得既不捨又喜悅,當然是不捨他痛,喜悅則是因為他讓他痛了。黃瀨讓青峰的雙腿自然垂下,兩手捧著青峰的臉頰,輕輕吻他。 「青峰……小青峰……我不知道…」 聽到黃瀨低啞而感覺可憐兮兮的叫喚,青峰勉強睜開了眼睛,明明要感覺混亂不知所措的是他,黃瀨的表情卻無辜無知無助得讓他忘了很多事,除了瞳孔裡彼此的倒影以外都變得與他們毫無關係。 「我真的不知──」黃瀨還沒說完,青峰兩手一伸,扯著黃瀨的耳朵,逼他低頭,強硬地獻上自己拙劣的親吻。 不需要回應,不用想答案,不需要以後,不用想未來,青峰此時此刻覺得反正現在這樣就這樣了吧,不然還能怎麼樣呢,於是兩腿主動地圈住黃瀨的腰桿。 「你笨啊,你以為這是醒來之後就什麼都沒有的一個夢麼?」 黃瀨搖搖頭,遲疑了一下,又再搖了搖頭。 「我喜歡你,小青峰。」黃瀨說完後立刻以青峰感覺最喜歡的角度吻了上去,匆匆忙忙地好像在趕什麼一樣。不管青峰的回答是什麼,總覺得只要一聽到了他的回答同時夢就要醒了。他的脖子浮出冷汗,背部卻同時沁出情欲重燃的熱汗。 「嗯、呃啊……」青峰體內的黃瀨又恢復了硬度和熱度,內側又被迫騰出空間來容納它,內壁以自己都感覺得到的程度顫抖收縮,他知道自己也勃起了。 青峰閉上眼睛接受黃瀨落下的一次次深吻,在溫柔的快感裡面下意識地反芻著黃瀨口中的「不知道」。換個角度想,如果下一刻他們可以不用再想這種喜不喜歡愛不愛的問題,豈不是一種解脫?那麼持續多久都沒關係。 未完待續。 後記: 哈啊……卡了很久結果一進ABC就忍不住一次了結它… 整理著內心黃青的理想模式覺得愈來愈舒服,從原本黃瀨→青峰這種隨時可能會結束的喜歡到黃瀨→←青峰這種可以維持平衡的喜歡……其實俺還是沒能理出青峰喜歡黃瀨的理由。不過其實喜歡人好像不用理由吧,哈哈哈(←戀愛經驗零 或許俺沒辦法把黃青視作本命是因為這對情侶感覺最容易脫身的是黃瀨,到時候青峰怎麼辦QQQQQ這種感覺。不過當然黃瀨如果離開還有大約五、六個人排隊認養青峰,第一個就是俺(爆 俺心中的黃瀨冷冷熱熱的,現在懷抱著無與倫比的熱情但很有可能馬上就覺得厭倦怠惰,但他自己也是不好受的,畢竟這樣就像他老是被自己背叛一樣。 人家都說雙子座雖然很善變好像很花心,但其實很專情,這似乎很矛盾,但其實每個人都是這樣啊,都想找到一個「真的」。 吼~總之俺腦內理想的黃青應該要有一點距離,不能太甜蜜蜜…噢!問題就在這裡!俺喜歡甜蜜蜜的CP啊!!!!!(爆 這麼一想的話俺不能接受青黃說不定就是因為黃瀨太喜歡青峰了給俺一種強烈的違和感吧…黃瀨太喜歡誰俺都覺得怪怪的(?)俺真心覺得笠松學長可以成為特例…!! 而且俺相信青峰太喜歡一個人的表現方式就是對那個人撒嬌撒嬌再撒嬌(就算他沒有自覺那個行為是撒嬌)!!!!!而不是弄哭他(爆 其實還想打一段事後,不過感覺有點難接…有機會再來好了。可能是其末考的時候(爆 時間怎麼過得這麼快ㄋㄟ~~~~~~~~~~~~~~~~~ 謝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