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宮高←綠*第三方證詞

綠間最近發現宮地學長和高尾之間有著他不能理解的語言。說是語言可能不太準確,而是指一種「溝通方式」,包括肢體的、眼神的、語氣的等等。 回想起來,在合宿的時候綠間已經有所感覺了,只是還很曖昧,當時他對於自己以外的人事物還不會想那麼多,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會時時去確認高尾在哪裡,在這之間有某種感情在發酵,在麻醉他的思考。但他始終沒有意識到。 說起來很殘酷,高尾在一軍之中,不管是外在的先天條件還是後天的體能數值都是最差勁的。合宿期間一軍的訓練內容是堪比帝光的嚴峻,綠間很快便適應了整個訓練的節奏,但高尾就跟不上了。那是在第三天晚飯前,長跑訓練時的事,高尾慢慢脫了隊,綠間一開始還稍微配合著不讓他落單而降了速度,前頭早已察覺的學長們也不時出聲或加油或訓斥,只見高尾低著頭跑,兩手不規則地隨著紊亂喘息甩晃著,散漫到令人看著也感到痛苦,腳步更是愈來愈沈重緩慢。受不了的綠間正想主動向學長們報告高尾的狀況,宮地學長驀地旋身往反方向跑,一陣逆風掠過,綠間不自主地轉頭看去,看見高尾幾乎像是昏倒一般跌進學長懷裡。 一年級的!快跟上!前頭的大坪學長如是喊道,綠間知道是在催促他,只好跨大腳步跟上。 綠間沒有再回頭看高尾怎麼樣了或宮地學長怎麼處置,不是因為不關心,也不是因為很放心,那是一種更自私的、更無法具體訴諸言語的情緒驅使的結果。當下他只覺得煩躁,覺得高尾還需要更多的訓練,沒有意識到更多,或許也沒有必要。只是這份煩躁持續了很久,也不知道他們沒有出現在晚餐桌上和自己變得沒有胃口之間有沒有因果關係,後來他甚至沒有再問高尾或宮地學長那之後怎麼樣了,以如果問了反而會傷了高尾的自尊心也說不定之類的藉口為自己搪塞掩飾。明明關心隊友、朋友的身體狀況是再正常不過的,不是麼?綠間隱約察覺到自己正在迴避著什麼。 之後的每一日都差不多地進行著,早安占卜、和高尾會合、晨練、上課、下課、社團時間、自主練習、和高尾一起回家,之間總有些小插曲讓生活充實而不失有趣。綠間一邊習慣高尾在身邊的感覺,一邊因著他的豐富表情和稱呼「小真」的聲音而感到安心。 只是一天當中總會有那麼一個瞬間,綠間會突然覺得高尾很陌生。那是忽然被迫成為旁觀者的愕然的瞬間。 一開始是宮地學長會忽然叫高尾過去找他,本來學長找學弟就不需要什麼理由,合宿時又曾發生過那種事,特別關照高尾的狀況合情合理。既然如此,又何必特意編織說法去解釋呢?既然如此,為什麼自己會有這麼強烈的「第三者」的感覺呢? 有一次綠間邊撿球邊不經意地朝場外的他們看去,剛好瞧見高尾瞇著眼睛笑得狡猾,宮地學長則揚眉瞪目,右手一記手刀毫不留情地往高尾的腦袋瓜正上方劈了下去。以為高尾那傢伙又不知分寸地惹學長生氣了,但在手刀落下,高尾吃痛地閉上眼睛後,宮地學長轉而攤平了手,看似粗暴地揉亂了高尾的黑髮,表情卻瞬間緩和了下來,甚至帶著些許在綠間看來複雜難解的笑意。 綠間感覺自己捧著籃球的手心在滲汗,他轉身正面對籃框,卻遲遲無法掌握投球的時機。一切都太不熟悉了,連站在這裡的自己也是,充滿了不確定。 在重複的日常中,確實有什麼正在改變,以無法抗拒而劇烈的方式從裡而外地改變著。然而究竟是什麼在改變,又將怎樣變化,依舊未明。 未完待續 後記: 俺必須要挫折地說俺真的覺得宮高+綠很萌。(?????)總之綠間不一定要喜歡誰,但不能少了他。 俺好擔心俺下一篇是黑高,再下一篇是黃高,然後就大鍋炒高尾。感覺好好吃喔(凎 俺竟然想到笠高還會他爸的遲疑一下!!!遲疑個頭啊!!!!!難道連青高都可以麼?哈啊?!(不成吐槽 唉……(躺 俺真的覺得宮高綠三人行很肉體這件事很不科學(← 俺覺得宮高綠應該很青春健康活潑陽光啊!三個人都沒有自覺地陷入修羅場模式不是很萌麼?在最後的最後才會發現「我真的喜歡他」甚至已經是過去式「我曾經喜歡過他」這種感覺不就是高中生戀情的醍醐味麼?(力說 好吧俺只能躺下了。(←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