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綠高*橫豎

綠間被被卷入一波不屬於他的愛情漩渦裡,當然是非自願的。那個有著一頭娟秀及肩中長髮,戴著粗框眼鏡看來文靜乖巧的女孩向他吐露情衷,卻不是對他的。 她怯生生地啟口,用和她的百褶裙擺一樣柔軟輕盈的嗓音說我喜歡高尾。綠間一瞬間屏住了呼吸,感覺體溫下降了大約一度,而周遭的空氣毫無預警地沉了下來,像是要凝結成霜,但其實沒有任何不同,一樣晴朗過頭的天空,一樣和煦的風。 他垂眼瞅著女孩在那可愛蓬鬆的平瀏海之下,圓潤的臉頰漾著羞澀的蘋果紅,他在在自己和她之間聞到了某種一觸即發的危險味道,即使不願意面對也自然而然地領悟到了其中緣由。 高尾告訴我,他有喜歡的人了,但卻不願意告訴我是誰,我想,綠間同學和他很要好吧,知不知道呢?我只是,好奇而已,因為我真的,很喜歡他,如果高尾能和那個女生得到幸福的話,我就能夠好好放下了……對不起,這麼突然,但我想不到能再問誰了……綠間同學? 女孩有些支支吾吾地說著,想必費了極大的勇氣。然而綠間遲遲沒有反應,讓她更慌張了,兩手捏著裙角,抓出橫皺糟蹋了百褶的俐落一致,她卻一點也不在乎,現在充斥她腦內的當然全是別的東西,滿滿的,滿到即使站在她面前的是平常覺得既高大又不知道他在想什麼而覺得難以親近到有些恐怖的綠間真太郎,她也沒有真正看進眼裡。 「……我不知道的啊。」綠間最後只能這麼說,語氣是連他自己都覺得驚訝的僵硬,像是好不容易硬擠出來的,乾澀、拙劣、充滿破綻。於是他莫名地覺得困窘,不等她有所回應便轉身離去。 這是那個女孩對高尾的愛情,明明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他思索著,漸漸有股慍氣,有種遭受池魚之殃的忿忿不平感。 高尾喜歡的人是誰,誰又喜歡高尾,與他何干呢?只不過現在高尾和他算是籃球上的搭檔,時常同進同出,在外人看來或許是感情很好的樣子吧,難道他就應該被牽扯進不屬於他的愛情裡麼? 女孩捏皺的百褶裙擺在綠間的腦海裡揮之不去,包括那纖細白皙的手指和手腕,滿懷著情衷的嬌小身影是不得不承認的可憐,圍繞在她身邊沉穩但甜美的氣息配高尾還嫌浪費了。為什麼要拒絕呢?女孩口中的高尾口中的那個喜歡的人究竟是誰呢?這原本是與他無關的事,直到女孩說她喜歡高尾那瞬間為止。 綠間大步走回教室。班上大部分的同學都留下來為了即將到來的文化祭做準備,雖然下課好一段時間了卻仍歡鬧著,桌椅隨意搬動,上頭散亂著各種紙張或用途不明的裝飾品,綠間快速掃視了一陣,卻發現高尾不在位子上。 「噢,綠間,高尾說如果你要找他,他在樓上的空教室喔!他把你的書包也帶去了。」班長首先發現綠間,交代一聲後綠間點頭輕聲道謝,轉身離開教室上了樓。 樓上是一整排專業科目的教室,在綠間班級正上方的是家政教室,主要是做編織、裁縫等手工課程時用到,跟其他教室不一樣的就是有好幾片穿衣鏡。綠間想開門,卻發現是鎖著的,窗戶都關著,簾子也緊閉著,綠間想高尾可能先去籃球部了,正想離開,卻聽見裡面有腳步聲。 「小真麼?噢!來得正好!」高尾開了門,滿臉笑容地把綠間拉了進去,同時迅速地拉上門,怕被誰看到似的。 「高尾,你在做什麼?」綠間眉頭一蹙,瞪著高尾脖子下的一圈水手領和在中間的飽滿蓬鬆的蝴蝶結,明顯是女生的制服,下半身仍穿著長褲,更顯矛盾衝突。 「文化祭的角色扮演咖啡廳,全男性喔!」高尾瞇細雙眼,在綠間臉色難看到無以復加的同時按捺不住地爆笑出聲。 「噗噗那邊桌上是小真的,是班上女孩子的心意喔!可不能糟蹋了。」 綠間只用眼角餘光往高尾指的方向瞥了一眼,桌上果然攤著一套看起來尺寸對一般女生而言絕對大得過份、但他穿起來也許剛剛好的女學生制服襯衫和百褶裙,腦內比起拒絕和說不完的怨懟,高尾口中的「女孩子的心意」更佔滿了他的思緒。他不由自主地想像起剛剛那個女孩站在高尾面前向他告白的模樣,是不是也不自主地把裙擺給捏皺了,而高尾又是以什麼表情站在女孩的真心面前?揣想之間,綠間下意識閉上了眼睛。 「欸!小真!你看!」 綠間睜開眼,看見高尾雙腳赤裸,膝上是不安定躍動的裙擺。他一愣,還沒能有所反應。高尾捏起裙角原地轉了一圈,動作實在很笨拙僵硬,但還是滿臉惡作劇般壞心眼的笑容,充滿調侃揶揄,就是故意要讓綠間感到討厭。 「女生也真厲害耶,能那麼自然地川這麼沒安全感的東西……嗯?小真?」本來預想了一堆綠間或惱或羞或冷淡的反應,沒想到對方卻陷入了沉默。高尾一邊覺得無趣,一邊疑惑不解綠間的反應,王牌大人又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了,直盯著他瞧,卻好像根本沒把他看在眼裡。 「啊啊,該不會是因為太適合了?哎呀──該怎麼說呢?天生麗質難自棄?」 綠間默默聽著。就他一九五的高度而言,高尾算是嬌小,他穿女裝至少比他自己穿來得適合,那麼他是覺得高尾太適合所以才說不出話來的麼?如果他說他是覺得勉強自己去做不習慣的事的高尾很可愛,他會有什麼反應呢? 「……該不會是真的吧?」 高尾的語調沉了下來,嘴角的弧度也往下緩降,綠間這才回過神來,發現高尾探問的眼神很認真。他或許應該要好好解釋,但還是什麼話也說不出口。第一次發現原來說話是這麼不容易的,要傳達自己的心情給對方知道是多麼不簡單的。愈想說出口的就愈不敢說。 「小真喜歡女裝麼?真是悶騷啊。」 「我並沒有……」 綠間想依著那句反駁,但高尾卻不太想聽的樣子,伸手往桌子上撈過那條為綠間準備的百褶裙,兩手拎著兩端,貼到綠間腰間像替他挑衣服般比樣。 「嗯──或許可以改短一點喔!」 「高尾!」 綠間察覺到高尾的玩笑中有比平常還過份的故意,不僅僅只是想要惹他生氣,更像在遷怒。他搶過裙子,扔回桌上。高尾兩手環在後,故作沒事地把視線移到旁邊。 「女裝什麼的,真正的女生還是比較好吧,小小的、香香的、軟軟的……」 「……」 綠間看著高尾自言自語般地說,腦海裡自然浮現出晴天與徐風下那女孩可憐的模樣。他當然知道真正的女生比較好,他可以很輕易地想像出高尾和如所述一般小而香軟的女孩並肩談笑,在那個時候不管是陽光還是風,一定都會因為他們的幸福而將一切融化進時間的流動裡無限延續。 綠間不自主握起拳頭,深吸了口氣彷彿欲言又止,高尾沒有漏看,瞇細了眼睛幾近詰問道:「你想說什麼?」 「……我剛剛被她叫了出去。」 「她?」 「被問了你說喜歡的那個人是誰。老實說,很困擾,明明不關我的事的啊。」 「這樣啊…嗯,抱歉啦。」 高尾老實地道歉,反而讓綠間不知所措。 「……如果你…只是為了要拒絕她,而編這種謊,我覺得不太好的。」 「那是真的!」高尾有些匆促地反駁,那種急躁跟被誤會而急於解釋的感覺又有點不同,意識到自己反應過度,他又重新接近嘆息般輕輕說了一次:「不是騙她的。」 「……」綠間又沉默,兩人之間的氣氛不同平常,到底是哪裡不一樣?只是因為高尾穿了裙子麼?綠間垂眸,還想不到理由。他想是他失敗了,不該提到那個女孩的。在反覆強迫自己回想並面對女孩與自己相似的情感的同時,也是施加壓力在高尾身上。不管是她喜歡他、他喜歡他而他又喜歡誰,只要這其中沒有任何交錯點或即將交會的可能,那就永遠毫無關係可言。 「如果小真是女生就好了。反正小真這個暱稱也很適合女生。那樣的話我就能和小真在一起了。」 高尾抿著唇微笑,綠間在他飄移不定的視線裡捕捉到前所未有的壓抑,忍不住想阻止他般叫了他一聲:「高尾!」 高尾睜大了眼睛,表情轉為驚訝,隨即又露出了微笑,很自然的那種。綠間下意識鬆了口氣。而他沒有意識到的事情遠比他能想像到的還多 「如果我是女生就好了呢。」 「高尾,不要再說了!」 綠間沉聲喝斥,伸手一把抓過高尾把裙擺捏皺了的右手,那句話幾乎要脫口而出,懸在僅剩的理性邊緣。 高尾忍俊不住地輕輕笑了幾聲,彈跳的短音符般把前幾秒空氣裡的沈鬱一下子掃開了。 「小真,你喜歡我對不對?」 綠間一愣,沒能阻止高尾帶著因為自信而生的狡猾笑意欺近他,綠間自然往後退,倚坐到桌子上。 視界被攫取,無法移開絲毫或片刻,綠間在高尾淺色的瞳孔裡看見自己的倒影,才發現兩人的距離一下子拉得極近。沉默持續了數秒或數分鐘,時間感變得很曖昧,在幾次眨眼之間,就算遲鈍如綠間也明白了高尾笑容底下的確信。 「你又是怎麼樣?」綠間反問,才說了一句話就莫名覺得口乾舌燥。 「是我先問的,小真先回答啊。」高尾的左手反握住綠間捉著他右手的左手,指尖輕輕摩搓過觸感比皮膚粗糙但柔軟的繃帶,一部分的體溫相融了,兩人之間的空氣頓時變得緊張、一觸即發。 綠間抿嘴潤唇,被誘引般啟口,才發現在講出真心話的時候腦袋是一片驚人的空白,什麼也沒有的。 「高尾,我對你、嗯……」字句失蹤在兩對乾熱唇瓣的相貼裡,兩人自然而然都閉上了眼睛,沒有考慮誰先誰後的問題,輕輕疊合,然後試探性地噘嘴啄吻,生澀幼稚得令人發笑。 「唔……還是算了,我先說。」高尾拉開了一點距離,但仍在感覺得到對方呼吸熱度的地方。 高尾壓低了音量,語調輕又小心,表現了這個秘密的重大性:「小真,我喜歡你。」 完。 後記: 本來想擦槍的…可是想說才剛告白就擦槍好像太野獸了(躺平) 高尾太受歡迎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綠間你加油(???? 要跟高尾告白的人如果每天一個的話應該都排到20XX年了(????? 吾愛綠高,廚臭天下聞。(沒梗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