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4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艾依艾伯*片刻

(01) 「艾伯,你當我是兄弟麼?」 「是啊。」 「那好。讓我撒嬌一下。」 「呵……孩子氣。」 「偶速艾依查庫,今年十歲。」 「還真是營養過剩的十歲小孩啊。」 艾依查庫把臉埋進艾伯李斯特溫暖的胸膛裡,感覺他的手指游走在自己的髮間,順著自然捲的方向梳整,熟練過了頭。 「艾伯……」 「嗯。」 艾依查庫兩手環在艾伯李斯特背後,施了點力道收攏住他的身體,感覺他的氣味、溫度以及左胸裡的心跳,在如此唾手可得之處。 (02) 艾伯李斯特耐心地理順那纏住指尖的金色髮絲,驀地他想起曾溫順地流過他以繭作隔粗糙至極的指縫間,泉水般柔軟的燦金長髮,各種回憶頓時汩汩湧現,但他只是低頭輕輕親吻了艾依查庫的頭頂。 (03) 「如果再來一次,你會怎麼做?」 「再來多少次,我想都是一樣的。」 「你不想復活麼?你的願望、你的遺憾是什麼?」 「……他能有更好的結局。」 「籠統。」 「他的願望得以實現的結局。」 「實現別人的願望常常比實現自己的願望還要困難而不現實,是麼?」 艾伯李斯特微微一笑,不再答應。討論過去對他而言沒有意義,但身為亡者,其未來何在? (04) 「如果再來一次,你會怎麼做?」 「……」 「這問題對你而言是不是太困難了。」 「雖然不太想成認,但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耶……」 「……你的願望、你的遺憾是什麼?」 「嗯……實現他的願望吧。」 「他的願望永遠是他的,關你什麼事?」 「因為他的願望就是我的願望啊!」 「難怪你和他都在這裡。」 艾依查庫聳聳肩,不置可否。反正對他而言,現在才是一切,而也只要有現在就夠了。 (05) 於是我明白了在鬥爭的循環中,什麼也無法產生。只有一時的壯烈和無止盡的死亡。但它仍有存在的必要。當人無可避免地有所欲求,而需仰賴那一剎那勝利的燦爛以苟活的時候。 (06) 「艾伯,你當我是兄弟麼?」 「……是啊。」 「那讓我撒嬌一下吧。」 事到如今,對於半夜潛入自己房間還鑽進被窩裡來的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也只能無奈地笑了。 「怎麼,難道做惡夢了?」 艾依查庫搖搖頭,髮稍往艾伯李斯特的臉頰上磨蹭,搔癢感讓他忍不住伸手想去撥開,自然而然手指探入髮間,梳理起來。 「那為什麼?」 「因為我喜歡你。」 「……嗯。」 艾伯李斯特閉上了眼睛,如他心裡已預期地接受了一次親吻。雙唇相合片刻後又匆匆地分開。艾依查庫冰涼帶繭的手指順著艾伯李斯特的頷骨往下輕撫過脖頸,在剛好能感受到動脈搏動節奏的地方停下。艾伯李斯特環抱住艾依查庫的後腦杓,兩人互相帶著對方靠近,然後抬頭、垂首,第二次親吻深且長,彼此的呼吸迴響著,明明已相依至極近,卻仍覺得空曠。 「嗯、艾依查庫……」 艾依查庫舔吻著艾伯李斯特顫抖突起的喉結,然後張口啃咬著,力道很輕但確實,讓他能在那鮮受日曬、白皙而更顯脆弱的脖子上印下痕跡,又能立刻融化般消失,而撲鼻的皂香和艾伯李斯特的氣味令他恍惚欲狂。 「艾伯,我想做。」 艾伯李斯特沒有回答,雙手梳過艾依查庫蓬鬆的金髮,沿著隆起的脊椎往下探去,描摹般撫摸他厚實的背部,默認艾依查庫解開他的襯衫鈕扣,開始像野獸般親吻愛撫他的胸部。 未完待續 後記: 等到艾依查庫R5出來想必會忍不住接下去… 玩UL也一年了,終於守護到了艾伯李斯特的結局,比俺想得早很多。 一直想艾伯李斯特生前的微笑是不是領悟了什麼(?)原作大概不會補述了,只好自己想了又想想了又想…… 讓俺忽然想到俺常常問自己或被別人問「為什麼要創作同人?」其實不管是同人還是原創還是任何東西,只是因為想所以做,因為有想法了所以紀錄所以創作,這對俺而言就像日記一樣…這句話好像說過很多遍了… 其實想說的話在噗浪都講得差不多了…唉…艾依查庫,來吧! 說起來之前一直調侃艾依查庫的R卡簡直就是雙艾的羅曼史,沒想到艾伯李斯特的R卡才是真正的羅曼史。(騎士艾伯李斯特、貴族王妃) 伯恩哈德先生,艾伯李斯特的幸福就交給您了。(邏輯迷子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