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桃花依舊笑春風DOREMI(這個梗要用多久
關於部落格
反覆反覆這個地球又轉了三百六十五度

一模一樣的事我們一直在做
於是
所以
然後
結果

反覆反覆



管理人很缺互相嘴砲的朋友(痛揍
  • 725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猿禮*實證派


 
煩躁感如麻繩綑綁般纏繞著伏見的思緒,已經連續好幾天了,簡直束手無策。
 
吠舞羅的多多良被殺害後,為了追查犯人,吠舞羅幾乎傾巢而出。一直處在監視地位的Scepter4也不得不回應。兩個由王領導而成堪稱對比的組織因此有了正面交鋒的機會。對伏見而言,是好事也是壞事。他期望如此,但心情卻愈來愈糟。胸口曾經燒得焦紅的指甲抓痕搔癢到疼痛的地步,忍不住伸手去撓,卻也只是徒增幾道粉白而一瞬即逝的軌跡。
 
伏見不甚在意多多良被殺害的真相。反正一定有什麼內幕,關於王的和王的還有王的諸如此類,對他而言簡直比別人的事還無關痛癢,反而只覺得麻煩至極。只是一想到那個八田美咲為了這件事像隻瘋狗一樣四處亂闖就覺得沒來由地惱火。在吠舞羅裡他的稱號是八咫烏鴉,明明忠犬八公更妥貼,相信不會有人真心有異議,除了八田本人。
 
伏見覺得離開吠舞羅是他這輩子做過最明智的選擇,然而進入Scepter4卻沒有想像中正確。同事屬下幾乎又傻又呆又笨,不是敬慕著副室長就是崇拜室長如王──雖然他確實有青之王的稱號──儼然宗教狂熱者,而上頭的副室長是在工作上嚴謹無趣、味覺被紅色甜豆支配的女人,更別說那個兼為青之王或者該說兼為室長的最高領袖。那個男人的怪癖根本比赤之王還多而且麻煩,有時候總會多說那麼一句話讓伏見無比想念周防尊的寡言。
 
今天是他這個月第七次拒絕在業務報告之後宗像提出的邀請。一起坐上榻榻米喝茶什麼的,現在即使國寶級的老人家也鮮少有這種風雅的興趣了。無奈這回宗像莫名堅持,以淡雅的微笑命令伏見數數他已經拒絕過多少次了,在完成命令前不能離開。伏見怎麼可能會記得!看宗像胸有成竹的表情,實在不覺得可以隨意說個數字就敷衍了事。
 
「哎呀,不妨坐下來想?」
 
「……是。」
 
結果便是變相地被強制留了下來。
 
伏見脫了靴子,在宗像接近監視的視線下將靴子靠攏放得整齊切線,踩上榻榻米後那自然的竹刺感即使隔層襪子也極其鮮明,他不是很喜歡這種感覺,覺得不自在,勉為其難的表情露骨,因不情願而極緩慢地屈膝跪坐下來,與宗像相對中間隔著一組茶具,散發著青澀的抹茶香味。這他倒不討厭,尤其和副室長的紅豆塔相比的話。
 
宗像兩手提起釉彩是典麗藏青圖騰的陶瓷茶壺,斟了一杯六分滿熱騰騰的清茶推向伏見的膝邊。
 
「不點茶?」伏見沒多想就問了,明明自己根本沒有那個閒情逸致陪宗像搞茶道,應該要感到慶幸的。只見對面的上司眼睛一亮,雖然仍保持著那一貫體面的微笑,看起來卻是開心到有得逞般的狡猾。
 
「伏見希望我為你點茶麼?」
 
「不敢。」伏見俐落地速答,下意識一股想逃的衝動刺激著他的運動神經,感覺大腿肌抽搐了一下。但也僅只於此。伏見已有了直到腳痠麻到沒感覺才能離開這裡的確信。
 
「想你或許不喜歡抹茶。」宗像繼續說著點茶的話題,大概沒有察覺伏見有多不想待在這裡,而刻意忽視了他愈來愈難看的臉色。又或者是相反?伏見忍不住又想,這個人有時候真的比周防尊還難以捉摸。
 
「我沒那麼怕苦。」伏見繼續頂嘴,但宗像仍不以為意,反而樂在其中的樣子,半垂著眼瞼嚴肅有力地回敬:「抹茶不是苦的。」
 
「……」
 
伏見無言以對,只好捧起沈重的陶杯喝茶。他稍稍仰頭,熱茶的蒸氣沾濕唇尖,撲鼻一陣清淳的茶香,但那實在太燙了,根本沒辦法喝,他只做做樣子,眼神則往前觀察著宗像。
 
宗像坐得挺直,和他身上的制服一樣,沒有絲毫皺摺,更不可能有任何一點髒汙,無可挑剔到令人不舒服的地步。宗像沒有在意伏見打量的視線,逕自無聲地移動著茶具,好像在認真尋找每只杯碗最適合的位置和角度,但看得出來只是無聊找事做。
 
伏見放下茶杯,宗像同時抬眼,剛好視線交會。兩人不約而同楞了一瞬,然後宗像先回了個從容的笑,鏡片後的青色雙眸是一旦細心凝視便會沉沒其中一般的清澈深邃。伏見輕輕撇過頭,往沒有特定目標的右側看去,只是想逃避。
 
伏見最討厭這種時候。這種會不自主地承認,眼前這個是室長、是青之王,又是宗像禮司的男人是多麼有魅力的時候。
 
「怎麼了,伏見?」
 
「沒什麼。啊、呃!」宗像伸出右手越過茶具,輕觸上伏見的膝頭,突然的肢體接觸,他下意識想閃避,但重心一往後,折壓在下的小腿肌肉便一陣僵麻。
 
似乎意外於伏見相對於輕觸而言太過劇烈的反應,宗像楞了一下,但很快地表情變得柔和,好像聯到了什麼,瞇細眼睛輕笑幾聲,但看在伏見眼底卻有些嘲諷的意思,不悅地起身想走,正想努力搬動麻得像腫起來般沈重的雙腳時,宗像反而先站了起來,然後對他伸出手,好像要拉他一把,同時丟了一句:「好好說出自己的感受或想法,並不一定會吃虧喔。」
 
伏見微蹙眉,眼神冰冷而充滿不信任,不知道自己看起來就像曾經被欺凌過而對一切都充滿戒心的野貓般可憐,同時狼狽。宗像不以為意,主動彎下身,卻做了更出乎伏見預料的事。他輕輕托起他的臉頰,然後往他沒有前髮覆蓋的右額落下輕淺溫柔的吻。
 
伏見忍不住動搖,一瞬間無法呼吸,在努力吸進空氣後,心臟像是要彌補般狂跳。他睜大眼睛瞪著宗像,後者依舊微笑著,笑得很完美很漂亮,營造出距離感,但事實兩人是隨時親吻也不意外的至近,覺得遙遠的大概是對方的真意。
 
「腳又麻了麼?」宗像輕聲細語地,像在說悄悄話,在說到「又」的時後拉長了音節。
 
伏見一手壓膝一手扶地便站了起來,好賭氣地,正要說失陪了卻又被宗像搶先,「我倒給伏見的茶,還是滿的呢。」
 
明明腳確實踏在榻榻米上,麻痺感卻讓他有像是飄浮騰空般的錯覺,伏見告訴自己若不是宗像拉住他的手,他不會往他身上跌,但無論如何結果都不會改變。宗像輕鬆地承受他的重量,順勢地往後倒,伏見伸直雙腿,整個人趴伏在宗像身上,就算是再親切友好的肢體接觸,這也太超過了。
 
「你、您到底想做什麼?」差點整個臉埋進宗像胸膛的伏見猛抬頭,親吻卻落在鼻尖,雙手下意識撐在兩側直起上身,然而無法逃脫,因為宗像的兩手環抱住他的腰際。
 
無法解釋的狀況讓伏見頓失方寸,宗像微蹙眉,露出有點無奈的笑。
 
「差一點呢。再下面一點會比較好麼?」
 
伏見覺得一陣目眩,想著拒絕宗像的體溫的理由,沒有發現自己的思考是以接受為前提。
 
「腳還麻麼?伏見。」
 
「……不。」
 
「嗯……失敗了呢。」宗像閉上眼睛,以過去式的語態說著伏見不確定其指為何的事。
 
「……」伏見沒有開口問,默默從上而下瞅著宗像端正到接近中性的五官,如果這個男人只有好看的外表也就算了。
 
「很多時候愈討厭的東西反而其中會有愈令人嚮往而不可得的要素存在呢。因為永遠不可能獲得,或是永遠不可能變成『那樣』,無法追求於是只好憎惡。」
 
「……」
 
伏見緩緩眨了下眼睛,好像眼瞼很沉似的。不可否認他確實覺得累了。或許是要配合宗像亂七八糟的節奏太耗神的緣故,也有可能是相反。再睜眼便被宗像的視線緊緊攫住,兩人距離近得沒有意義,在對方的瞳孔裡看見自己的剪影,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此方和彼方有一剎那間的曖昧與混淆。
 
「如果可以變得更強就好了呢,伏見。」
 
「……你是想當我的監護人麼?」
 
「怎麼會?」
 
宗像邊笑著邊挺起上半身,輕鬆無猶豫地和伏見接吻,柔軟的唇瓣上有攝氏六十度以上的茶香,確實不苦,但也稱不上香甜。分開後,伏見抿緊唇,眼神有著強烈的叛逆,但卻沒有真的做出什麼具體的反抗,仍然維持著壓倒宗像的體勢。
 
「哎呀,難道又失敗了麼?明明伏見一臉想要親吻的樣子?」宗像收起笑容,眼底是真切到嚇人的困惑。伏見本來想狠狠駁斥的,卻自動放棄了思考。
 
「算了吧,室長。」
 
「我真的誤會了麼?」
 
「我會變得更強的。」
 
「請那麼做吧,呵呵。」宗像少有地輕輕笑出聲來,纖長的手指梳起伏見垂下的半邊瀏海,邊問道:「為什麼不全部梳起來或全部放下來呢?」
 
「……室長,您對每個部下都這個樣子的麼?」
 
「嗯?如果是淡島的話,大概會生氣吧。」
 
「一臉想要親吻的樣子是什麼樣子?難道只要我想要的話您什麼都會做麼?」
 
「不妨讓我看看再說。」
 
宗像不止地笑,伏見想著這個男人的邏輯究竟是渾然天成還是刻意安排。冷靜下來後才發現膝蓋隱隱作痛,榻榻米的紋路深深地轉印在膝頭上,縱橫交錯,他真的不喜歡這樣。
 
 
 
完。
 
 
後記:
= =先給自己這個表情再說吧。
原本想要讓他們早晨鳥鳴啾啾啾,結果還是輸給了理性…(你有那種東西?
自己覺得伏見對八田對吠舞羅的複雜情感大概可以用嚮往來形容,當然有真心厭惡覺得不值的地方,但不惜搞背叛練就一手紅一手藍的功夫,大概是想證明一些東西吧。
而俺又覺得室長大概偶爾也會有點羨慕尊大人吧。並不是不滿現在的自己,而是覺得啊啊也有那種生活方式呢,大概是跟自己永遠無緣的生活方式。因為很清楚兩者的不同,所以不會像伏見一樣想要努力證明些什麼,而只是表現「我」。就是這種感覺(謎
俺很喜歡青組的口號,「我們的大義沒有雲靄(沒有困惑、迷惘、徬徨的意思)」,在俺心中室長就是這樣,若是有的話,也是為別人的事感到困惑迷惘徬徨吧。比如說為什麼副室長這麼喜歡紅豆……(????
相反地伏見大概還充滿困惑迷惘跟徬徨吧!離開吠舞羅到Scepter4,何嘗不是一種放逐自己尋找自我的旅程?(文青風(????
所以猿禮嘛,就是少年伏見的煩惱(不不不
是少年伏見的成長……(有差麼
相信伏見在Scepter4會感受到和在吠舞羅截然不同「被關愛」的感覺(???
 
總之俺是室長受。
為什麼不尊禮呢?
為什麼是尊禮呢?俺覺得這兩個人不可能談戀愛啊(爆)其實俺覺得尊大人只能跟安娜談戀愛……年齡不是問題!在偉大的日出之國蘿莉控是合法的(問題發言
猿禮也不可能?怎麼會──伏見同學這麼單純可愛,隨便哄哄都可以來場我滿出來你漫出來的瓊瑤劇啊(不不不不不
兩人大概可以越過害羞糾結直接滾床吧。good(顧你妹
其實俺最喜歡是Scepter4中A到Hx室長。愉快九人行~(凎
反正Scepter4差不多等於室長親衛隊嘛…真想加入(吞口水)每天期待室長的「獎勵」睡不著覺啊────(←
眼看動畫就快要完結了…俺想若有機會可以詳細小說,俺還是去看看小說好了…但大概是沒機會了(遠目
角色這麼多只做13話真的太不科學了XD
不知道為什麼室長若當攻俺會很想揍他(含著愛意)儘管是BG也是一樣。
因為猿禮好像根本沒有中文同人來著的所以就拜見了幾篇禮猿…伏見同學的室長哪有這麼欠揍(爆)當然也有寫得很棒的!期待作者會不會讓他們滾床(????
不過室長受有時候又會變太小女人…嗯……
嗯……嗯。(?
 
感謝看到這邊的您(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